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搪瓷吗?三个年轻人,想让它重新回到年轻人的生活里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7 01:43:15  

玖申是一个搪瓷设计品牌,今年 1 月 1 日,他们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发布文章宣告品牌成立。

他们目前只做了 2 个完整的系列,都是杯子、餐盘、茶叶罐一类的日用品,但两种的风格并不一样。

“收获”系列在白色背景上使用了竹匾的纹路,斜向编织格中加了一两圈绳编圆环,但更具有几何的线条感;“流淌的世界”则是渐变的蓝色水波纹,更加不规则,模拟了一种青烟的效果,也有着山水画的意境。而最新做的杯子则使用点和线的组合来构建抽象且简约的图案。

比起印象中印着牡丹花、鲤鱼或者“喜”的字样的搪瓷杯、搪瓷盆,这些杯盘显得更现代。换句话说,如果不告诉你这是搪瓷,也许会误认为是瓷器或其他产品。

对搪瓷稍有了解的人应该会注意到它的厚度,玖申的介绍称他们使用了 0.8 毫米厚的铁皮,比起普通的 0.3~0.4 毫米厚了一倍,“不会摔在地上就有一个黑疤”。拿在手上也能感受到分量,只比陶瓷稍轻一些。它的价格同样颠覆了搪瓷的廉价印象,在玖申的微店中,最小的牛奶杯 139 元,8 寸盘子 429 元,最大的茶叶罐售价 599 元。

收获

流淌的世界

杯子单品

玖申是三个 85 后年轻人做出来的品牌,他们原本都是学服装设计出身的。他们还有一个“顾问”,创始人谢贤的爸爸谢党伟,他是上海久新搪瓷厂的最后一代厂长,一直在收藏搪瓷,懂工艺和市场,也有资源。“玖申”就是“久新”的谐音,有传承的意思。

谢党伟至今还记得 2002 年他将最后一个搪瓷品送上集装箱后哭了 1 个半小时,这家搪瓷厂在 1931 年上海就设立了,之后常常作为政治宣传的承载,印上领袖的头像和讲话来帮助宣传。改革开放后他们接到更多出口的单子,不少是 50 万到上百万的批次,生意一直不错。

但到了 90 年代末,因为上海城市快速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,国有的轻工业厂尤其是涉及污染的工厂纷纷关闭,久新曾迁厂至浦东的杨思镇,但周围还是很快发展起来。几年之内,上海原本 40 万人口的轻工业几乎烟消云散。

久新搪瓷厂是坚持到最后关厂的国企,关厂后谢党伟曾去临近浦东机场的南汇开私人的新厂接着做订单,但最终因为铁皮价格上涨和人员配置等问题关厂了,他最终改行去做了房地产。而那些出口的订单至今还有工厂在接着做。“当时我们的决策有点问题,干脆搬到东海边或出省。我们单子不愁。”

不过,谢党伟后来反思了当时“大订单”的缺点。“(一个盘子)1 美金兑换 8.1 元,我实际的成本是 7.5,5 毛钱给工人发工资都不够。”这样的杯子出口美国后可以卖到 30 美金,但在国内制作环节抬不起价格,只能眼看着铁皮价格上涨,利润越来越薄。但因为订单多,他们并没有想过改变什么。

与此同时,这种每家每户都在用的产品也在国内家庭中消失,新的产品不再出现,最多能在医院中看到。长方形的白色搪瓷盘里放着手术刀和药水,容易给人冰冷的感觉。

在谢党伟看来,搪瓷没落原因是不锈钢和塑料制品的发展,它们的价格可以更低,有更加丰富的形态,简约的风格也符合现代人的生活。实际上,搪瓷材料具有耐高温抗腐蚀的特性,很难滋生细菌,所以至今都在医院里使用。反而是不锈钢和塑料制品本身有更多的安全问题,类似于色素和重金属。这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搪瓷本身留给人的“旧”的印象,“搪瓷给人家以往的感觉就是价廉物美,一个民工拿着一个大碗。”

谢党伟也曾去过美国家庭,发现大家还是在用搪瓷,“是一流制品”,它的器形、颜色都与国内不同,现代设计符合人们的审美。但在国内,搪瓷工厂的画工是分配来的,只画一些传统的植物花纹,“我们把所有的植物都体现在搪瓷上”。

1995 年之后,画工纷纷离开工厂搞个人创作,画油画,就更没有人想设计的事情,“这批画工都是最后一批,工厂也补充不了更多的人,把稍微有美术基础的人放在美工科。”

谢党伟的笔记本中记载了一个数据,据搪瓷工业协会 2015 年的统计,美国 2.5 亿人口,年消费 130 万吨搪瓷,中国 13 亿人口,年消费 13 万吨。

传统的搪瓷

谢贤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时候,距离久新搪瓷厂关厂已经有十年。这个行业经过了一次洗牌,全部都是民营企业,依靠“搪瓷工业协会”这样俱乐部性质的组织来联系。协会里登记的有 100 来家和搪瓷有关的民营工厂,其中 20 多家做日用瓷。这些搪瓷产品销往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甚至非洲,出口占到销售总量 80%,但还是走上万吨的批量。

谢贤平时在上海工艺美校教服装设计,每周两节课,很清闲,他和女朋友高欢欢想着做一些自己的事。但这几年,服装生意并不好做,独立设计师品牌基本上是一个烧钱的状态,去大公司做策划根本无法发挥创意。做搪瓷设计似乎是一条现成的路。

这个门类看起来也很小,国内目前几乎没有同类型的竞争对手,可以算是一个空白。淘宝上有一些零散的小牌子在做,不久又改成了保温杯或其他门类。近几年文创产品中看到了一些搪瓷的杯子,也印着领袖图案或者口号,售价 20 元左右,有点新奇和怀旧的味道。谢贤他们称这样的杯子出厂价格只有 5 块,不算有设计感,但也暗示了这种产品可能有年轻人的市场。

谢贤他们都不愿做原来批量的产品,而是要做限量的精品,有好的质量,也符合年轻人的审美。

他们找来了从前的同学臧臧一起组成团队并成立公司。臧臧曾在服装品牌拉夏贝尔做策划,在团队里负责管理和公众号运营,而高欢欢主做设计,谢贤做对外。他们现在的办公地点是谢家住的一幢公寓,有时谢爸爸也会坐下来和他们一起工作。

谢党伟一直与搪瓷行业保持着联系,也是搪瓷协会的会员,因为是搪瓷收藏者,有不少人来拜访他,知道搪瓷的发展和市场上的资源。

但要凑齐一套高配置的搪瓷并不容易,他们去考察了山东、广东、河北等各个在做日用搪瓷的厂家,尽管过去了 10 多年,这些厂家还是做着和从前一样的订单,甚至有人用 0.18 毫米的厚度在做。最后他们选择的是浙江湖州的一家工厂,可以做 0.8 毫米的铁皮,这家工厂曾经为无印良品做过订单,铁皮和花纸都从日本进口。

做搪瓷产品很依赖工厂和工人,“铁胎需要用大型模具压出来,但后期的涂釉料、贴花都是手工的。”比如做一个杯子,器形部分需要用机器压平圆形铁皮,卷成桶状,修边,焊接一个把手,再清洗铁皮上的油和锈。上釉需要一边烧制一边上釉浆,让颜色凝结在表面成为素胚。最后再贴花纸,也是边烧边贴,使颜色留在上面。

目前搪瓷器形很难做变化,是因为开模的昂贵,工厂开模收费 10 万起,玖申也只是用现有的器形来做调整。

从半成品的素胚到贴过花纸的杯子。

设计主要是高欢欢做的,“收获”系列的竹匾图案是去安徽旅游是看到的,而“流淌的世界”源于在上海看达利展,“和做一般的设计是一样的”。因为受到现代设计教育,定位于年龄相仿的人群,这些搪瓷看起来非常现代,完全脱离了原本的面目。

高欢欢称,在整个过程中,最难的是和工人的沟通。因为工人做熟了素胚的杯子或只贴一个小图案的产品,不用对齐。一旦贴歪或出现气泡则会立刻破坏整体效果,还会留一个黑色的圆圈。“一般工人贴一天能贴 100 个,贴我们这种花一天要贴 50 个,整个产能就下来了,得不偿失。”但他们还是会主动去工厂住下来盯着看,强调质量和标准,第一次合作的 1000 个杯子里,返工了 600 多个。

玖申目前卖得还不错,“原本打算亏两年,现在就没有亏损了”,借助电子平台,他们在良仓、设计关注和微店等售卖,做成精致的礼盒。但多数产品是批量销售给客户,比如房地产企业和银行。他们也接了几单公司定制的设计,都是用来送礼的。

此外,他们开了一家淘宝店,将工厂做出口的尾单收下来放到淘宝上卖,大多是一些基本款,没有品牌 logo,和玖申没有关系。这是他们与工厂保持合作关系的方式,也能增加一些收入。

“年轻人不知道它是什么,反而好接受。”高欢欢说道,但同时他们也在做搪瓷的推广,除了微信公众号外,他们也在准备百年搪瓷的展览,将放上谢党伟的收藏来梳理搪瓷的发展和变化,他们希望让这种离年轻人有些遥远的材料将重新回到家庭生活中。

图片来自玖申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